首页 >角色扮演

嫌疑人x的献身东野圭吾谁都没看出来的逻辑黑洞

2019-11-09 19:34:03 | 来源: 角色扮演

一年前,我爱上了一个少妇,她是我的邻居。

我不记得当时我在公寓里做什么了,只记得门铃突然响起来了,开门一看,门外站着两名女子,好像是母女。

看似母亲的女人自我介绍说是刚搬来隔壁,名字叫凌菲,女儿大概十岁左右,穿着一身小学生的校服,名叫凌小小。

看到她们,我的身体仿佛被某种东西贯穿了。怎么会有眼睛这么美的母女?在那之前,我从未被甚么东西的美丽吸引、感动过,也从不了解艺术的意义。然而这一瞬间,我全都懂了。很久之后,我早已记不清她们是怎么打招呼了,但两人凝视我的明眸如何流转、眨动,却至今仍清晰烙印在记忆中。

但是,我很少主动跟她们打招呼,对我来讲,光是想象母女俩正在哪、做什么就觉得开心,世界这个坐标上,有凌菲和小小这两个点,我觉得那宛如奇迹。

星期天最幸福,只要打开窗子,我就能听到两个人说话的声音。虽然听不清楚内容,但随风传来的隐约话声,对我来说就是至高仙乐。

我觉得我坠入了爱河,但是我小心翼翼地庇护着心中这份爱,从不敢表白。

虽然很少聊天,但是一年多下来,我还是知道了凌菲的很多故事。

凌菲有过两段失败的婚姻,小小是她第一次婚姻时生的孩子。后来,她带着小小嫁给了第二任丈夫,但是这个男人禽兽不如,常常对凌菲又打又骂,最后凌菲只好再次跟他离婚了。

那是五年前的事了。

有一次,我公寓走廊遇到了她,忍不住问:“这五年来,你一个人拉扯小小吗?”

“是。”她的声音很低,有点畏缩,又恍如拒人千里以外。

我说:“那会很辛苦。”

“还好。”她的话并不多。

我知趣地不再说话。

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,我看到一个相貌丑陋的男子在公寓附近散步,他东张西望贼眉鼠眼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。

更使人错愕的是,他随着我进了公寓,而且来到了同一个楼层。

这个楼层只有我和凌菲在住着,其它房子业主都在放租,暂时还没有租客上门。

我看着他敲响了凌菲的房门,心中泛起一丝醋意,但是也没有多想,便回到了家。过了一会儿,隔壁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,还有东西落地的声音。

我很紧张凌菲,赶忙去按响了她的门铃,屋内半天都没有声音,我越发紧张,开始拍打房门,叫道:“凌菲,你在吗?”

“来了。”凌菲的声音很平静,但是听得出来她是刻意装出来的平静。但是,只要是凌菲的声音就好,这说明她没有危险。凌菲继续在门内问:“哪位?”

“啊,我是隔壁的肖涵。”

“来了,请稍等一下。”

过了半天,门终究开了,凌菲还是那么美,但是额头明显渗出了汗珠,呼吸也略有一点急促,她问:“呃……请问……有什么事吗?”她的微笑是挤出来的,我看得出来,因为她的脸颊很僵硬。

“因为我听到很大的声音。”我说道,“出了什么事吗?”

“不,什么事也没有。”她用力摇头,“对不起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“没事就好。”

我向凌菲屋内张望,看到一张饭桌,饭桌下面仿佛藏着甚么,好像是个人……但是却用被子盖得严严实实。

“呃,是蟑螂……”凌菲说道,她的眼神越发慌乱。

“蟑螂?”

“对。由于有蟑螂,所以……我跟我女儿想打蟑螂……所以才引起骚动。”

“杀死了吗?”

“啊?……”

“蟑螂消灭了吗?”

“啊……对。那当然是解决了。已经没事了,对。”

“这样吗?如果有甚么我能帮忙的虽然说,别客气。”

“谢谢。吵到您,真的很不好意思。”

凌菲关上了门,我站在她门外又等了一会儿,这才回到自己家里。

凌菲杀人了,她肯定把刚才那个丑陋的男子杀掉了,那个男子是谁呢?如果男子被杀的话,出手的肯定不止凌菲1人,或许她的女儿也帮忙了。

天啊,这母女俩摊上大事了!

这时候,我必须出手拯救她们,这件事情,她俩是解决不了的。

我拿起电话,给她拨了过去,半天都没人接。她们现在肯定很害怕,怕得乃至不敢接电话。终于,电话终于接通了,凌菲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你好。”

“呃,我是隔壁的肖涵。”

“啊……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呃,那个,我在想你们不知决定得怎样了。”

“你说甚么?”

“我是说,如果要报警的话,那我毫无意见,不过如果没这个打算,我想我或许帮得上忙。”

“啊?”

“总之,我现在可以过去一趟吗?”

“啊?不,这个……呃,不太方便。”

“凌菲,你们母女俩是没法处理尸体的。”

凌菲不再说话,但是电话也没有挂断。

沉默,一直沉默。

“凌菲,你在听吗?”

“啊。我在听。”

“我可以过去你那边吗?”

“啊?可是……我知道了。我也有事想拜托您,那,就请您来一下好吗?”

“好,我现在马上过去。”

我找来一身深蓝色的运动服穿上,戴上粗线手套,按响了凌菲的门铃,凌菲和小小紧张地看着我,我很心疼她们。

我径直来到饭桌下面,掀开了被子,露出了1具男人的尸体,凌菲问:“你……你怎样知道?”

“你是问我怎么察觉出事了吗?”

“对。”

我说:“我刚才看到一个男人走进你的房间,然后发出吵闹声。我刚才来的时候,就看到这张桌子下面似乎藏着一个人。而且,你说打蟑螂?这栋公寓没有蟑螂,我在这已定居多年可以打包票。”

凌菲说道:“他是我前夫,都已离婚多年了,到现在还缠着我不放。如果不给钱他就不肯走……。今天也是这样。我实在受不了了,所以一气之下……”

“你们是用熨衣斗的电线勒死他的吧?”

“不,是我一个人干的。”

“我知道你要保护小小,但是行不通的,警察不会那么容易相信你的。尸体的手腕和手背都有内出血的痕迹。仔细看的话,可以发现痕迹呈现手指的形状。这个男人想必是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,拼命想挣脱吧。这应该是捉住的手不让她挣脱时留下的痕迹,可以说一目了然。”

“我说过了那也是我干的。”

“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想想,你是从后面勒他脖子吧?所以你绝对不可能又去抓他的手。这需要有四只手。”

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无论如何,我都不想让小小卷进来。”

“先不要慌,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“甚么问题?”

“你搬到这个公寓一年多了,为何你前夫到现在才来找你?”

“由于这些年来,我一直躲着他。自从离婚以后,他总是来跟我要钱,要钱,要钱,如果不给他,他就去小小的学校骚扰小小。我只好到处搬家,搬到这里一年多了,他再也没有骚扰我,我本以为他找不到我了,结果没想到,他还是找到我了。”

“你前夫不是本地人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他刚才来的时候是不是喝过酒?”

“是。”

“难怪,我刚才跟他一起进了这栋公寓楼,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了。他经常喝酒吗?”

“是。”

男子穿着一件破旧的夹克,我从他的长裤口袋掏出皮夹。里面只有一点钱和驾照、发票等物。

“司马小平……吗?住址是……你看,他现在住在这个地方吗?”

凌菲皱着眉、歪着脖子,说道:“我不知道,但我想应该不是。他好像也在这里住过,但我之前听他提过,好像由于付不出房租被赶出来了。”

“驾照本身是去年更新的,这么说来应该是户籍没有改,另外找到了住处。”

“我想他大概到处搬来搬去,由于他没有固定工作,租不到什么好房子。”

我又看到了一张押金条,是一家经济酒店的,还有一张房卡,卡套上写着305。

我说:“看来他住在这里,如果没办法退房,旅馆的人迟早会强行打开房间。或许发现房客失踪后会报警,但也有可能怕惹麻烦就置之不理。”

凌菲问道:“肖涵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“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“你准备怎样处理?”

“简单,用编织袋包裹尸体,扛出去,丢到河里就行了。”

“那……不是很容易发现吗?”

“烧一锅热油,将他毁容,然后砍掉10根手指,这样尸体即便被发现,警察也不知道他是谁。”

“难道不会有人报警司马小平失踪了吗?”

“他经常搬家,经常换工作,又是一个酒鬼,谁会在乎他的死活?在这个世上,有些人就算突然失踪,也没人会找他,甚至不会有人担心他。想必也不会有人报案。因为那个人,大概过着和家人断绝关系的生活。”

凌菲看上去并不放心,但是我告诉她,一切有我在,别担心。

我顺利地扛着司马小平的尸体,丢到了河里,就像我之前说的,指头被砍到了,脸被毁容了。

三四天时间过去了,一切都安然无恙。

第五天,我去了那家经济酒店开了一间钟点房,我的房间在二楼,但是我特地跑到305房间转了转,并没有任何异常。也许酒店老板根本没报警,或许报警了,警察也没当回事。房客欠费逃跑这样的小事,警察难道还会去清查吗?何况,司马小平并未欠费,他还交了两百块钱押金呢。

又过了十几天,听人说在河流下游发现一具男尸,但是已腐烂不堪,而且十个手指头都被砍掉了。没人知道那是谁,警方曾比对过失踪人口信息,也是毫无头绪。

但是,人算不如天算,我自以为一切都天衣无缝,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。

可是我错了!

那天晚上,我的门铃响了,打开门发现,门口是一个50多岁的男子,戴着一副眼镜,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跟我说:“你好,我来自日本。”

“你好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叫东野圭吾。”

“你好,你到底有什么事?”

东野圭吾很生气,他说:“肖涵先生,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,我们小说家就要失业了。”

我说:“我做事情有一个原则,就是用最简单的办法完成任务,多一个步骤,我都嫌烦。”

“不,不,不,”东野圭吾大叫道,“你这样处理尸体,一点创意都没有,而且一点可读性都没有。”

“你会怎样处理呢?”

“你应当再去杀一个无辜的人,然后给母女俩制造不在场证明,然后误导警察调查那个无辜的人是谁。”

“东野圭吾先生,我觉得你那是脱裤子放屁。”

“不,只有这样才能写到三十万字,否则……否则,像你这么处理尸体,不用一万字就写完了,还怎么赚稿费呢?”

我笑了,我说:“放心吧,东野圭吾先生,大部分人是不会看到你放屁的时候脱裤子了。”

东野圭吾这才放心了,后来,这本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同时获得直木奖和本格推理小说大奖,更遭到评论界、媒体和广大读者的如潮好评。

注释

注:“在这个世上,有些人就算突然失踪,也没人会找他,乃至不会有人担心他。想必也不会有人报案。由于那个人,大概过着和家人断绝关系的生活。”——这句话是东野圭吾在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中,警察说的话,以此证明主角为何要杀死流浪汉。可问题是,女主的前夫也是一个这样的人啊!

嫌疑人x的献身东野圭吾谁都没看出来的逻辑黑洞

万艾可的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一星期服用一次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

印度神油的使用说明

必利劲和万艾可的区别

猜你喜欢